当前位置:儿童青少年

寄宿制:让孩子在看不见的地方长大


文/季龙妹 


放寒假了,很多读寄宿制学校的孩子回到了家里,开始了懒懒散散的假期生活。

或许,细心的家长会发现,原来单纯的孩子有些“复杂”了,会和你讨论怎样看人?怎样处理同学之间的关系?会和你讨论有关爱情的话题。

对于中国妈妈,似乎对孩子入读寄宿制学校担心大于放心。其实,你的孩子如果不是年龄很小,如果你的孩子已经入读高中,我反倒以为,入读寄宿制学校高中比走读更有利孩子的成长。


稍大一点的孩子读寄宿学校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比如,孩子远离父母,独自在寄宿学校,学校会提供饭菜,但是孩子还是需要料理自己的事情,比如叠被子、洗衣服等。遇到什么问题,也需要自己去解决。孩子还要听从寄宿学校的安排,按时起床睡觉,养成比较固定的生活习惯。一定程度上,可以让孩子变得更加独立,学会照顾自己。


又比如,孩子进入寄宿学校,没有了家长的庇护,需要学会自己处理事情。遇到问题,需要自己和寄宿学校老师沟通,胆子变大了。寄宿学校都是同龄人,容易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有自己的交际圈,经常一起交流玩耍,孩子的性格也会更加活泼开朗。适应集体生活的能力变强,在以后的人生路上也很有帮助。


再比如,孩子在寄宿制学校的小社会里,学会做“人”,变得明事理、善交际,待人接物的方式更加成熟。

所有这一切,不正是孩子将来所必须面对的吗?


中国的父母对孩子的态度,大都不习惯让孩子脱离自己的视线,不肯放手。然而,青少年独立人格的形成必然经历“心理断乳”。心理学家埃里克森在谈到青少年人格发展时,提出了他的最著名的概念——同一性危机。他认为,在12~20岁的青少年时期,往往感到内心有很多冲突。一方面青少年本性冲动的高涨会带来问题,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青少年面临新的社会要求和社会的冲突而感到困扰和混乱。

青少年的自我同一性至少包括三个方面的体验。

首先,他感到自己是一个独特的个体,虽然可能和别人共同完成任务,但是他是可以和别人分离的。

其次,自我本身是统一的。自我有一种发展的连续感和相同感,我是由童年的我发展而来的,将来我还会发展,但是我还是我。

最后,自我设想的“我”和自己体察到的社会人眼中的“我”是一致的。相信自己的目标以及为达到这个目标所采取的手段是能被社会承认的。


有一种母爱叫“过度保护”,把人生的所有意义和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事无巨细,包括学习、生活、恋爱等等,无不费尽心力,周密把控,浓得化不开。而中国母亲的功利价值倾向,更把孩子的学习成绩视为育儿成败的唯一标准,却忽视了对孩子道德品质和健全人格的培养,容易形成高智商低情商的“跷跷板”现象。

过度母爱,问题就出在不会分离,不肯放手,不会退出。如果说,在婴幼儿时期,母亲将孩子完全地保护起来,能给孩子温暖和安全感的话,那么,随着孩子的长大,这种完全包含的同心圆势必封闭了孩子独立发展的空间,成为孩子自由成长的桎梏。这时,一个明智的母亲应该逐步放出空间,让同心圆成为部分相融的两个圆,直至最后彻底放开,让孩子成为与自己完全分离的独立个体。


有论者把“寄宿制”视为洪水猛兽,甚至提出“寄宿制下长大的孩子,是半个孤儿院少年”的说法,这正是过度母爱、过度保护的体现。以致有些孩子到了大学,还有“陪读妈妈”不离左右。许多悲剧事例证明,“陪读妈妈”的背后,往往“陪读”出一个“问题少年”。

当然寄宿制不宜放在小学和预初阶段,而应放在初中和高中阶段。

“寄宿”并不是“隔离”,更不是放任不管。认为寄宿以后亲子间在一起的机会会相应减少就会影响孩子和父母的感情是没有依据的。关心和陪伴孩子不在于时间的长短和距离的远近,而在于亲子交流的质量和效率。从由近及远,再到由远及近,不少家长发现,孩子寄宿后,讨论的话题更多,更深了。


寄宿制本身没有对错。相反,它却是孩子走向接触社会走向人格独立的“苗圃”。伊顿公学的成功就是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