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儿童青少年

有些道理,只是逼真而已

文/林君

最近朋友荐了一本:《有些道理 只是逼真》 。这本书讨论了我们日常生活各个领域中遇到的社会问题,将复杂的现象还原为最基本的逻辑,其探讨问题的角度细微而切入核心,并不周旋在表面或拿着时髦的定义、普世的道理张牙舞爪。我对一本好书的定义有两点:第一它能帮助我们扩展生命体验,第二它可以帮助我们认知升级,《有些》属于后者。

什么叫看起来逼真的道理呢? 先拿我的网球教练们举个例子,发现教练B让自己进步很快,而教练A则让我觉得自己很蠢,怎么都学不好。其中的区别并不在于教练的态度或者夸奖频率之类,而是给予指导的角度。

教练A说:“不要用到手腕力量,姿势不对!”

而教练B会说:“击球点不对,等球到腰部位置时再击球,你在高位击球,当然会辅助到手腕了。”

教练A说:“动作幅度太小,姿势放开一点!”

而教练B会说:“提早拉拍,球没过网就得准备拉拍,等球到了再拉拍是来不及的,动作自然会做不开。”

教练A说:这是短球,往前跑一点;这次长球,往后退几步!

教练B会说:注意我的击球姿势和拍面,判断来球的路线和落点,它是长球还是短球,学会提前做好预判。

大家发现没有,教练A给的指导看起来不仅一点问题没有,而且还相当有道理,可是那么有道理的指导,我却依然怎么也学不会,很难不陷入到自己或许是傻*的自我怀疑里,生活中很多事情不尽如人意,并非人们不够尽力,而是着眼点不同导致方法错误。

教练A所说的问题在教练B这里并不是问题,而是背后真正问题导致的结果。

在我从事心理咨询的第一年里,听得最多的一句教诲是“来访者带来的问题永远都不是他真正的问题本身。”我半信半疑的带着这个教诲与各式来访者相遇,却还是花了不少时间缠斗于他们带来的初始问题:该不该一天洗十次手啊,细菌的种类、传播途径与危害啊,最后恨不得直接用麻绳将其捆绑起来附上行为学派所谓“暴露疗法”结案了事,或者模仿巴普洛夫老爷子在洗手台边专雇佣一位拿着电击棒面目凶狠的腹肌壮男…  直到我明白一个强迫洗手患者绝不会跑上来就他对性的不洁感寻求帮助;一个恐艾症患者绝不会邀请你去关注他强势的母亲给他性情上带来的懦弱与无力;一个被家暴却不愿离婚的女士也绝不会邀请你关注她从未被嗜酒残暴的父亲认可的伤痛。我最终明白了“呈现出来的问题永远不是问题本身”。

回到我推荐的这本书,书中更多关注的是社会问题,政府宏观的大手几乎渗透各个领域:从贸易壁垒、商品价格管制、人口计划生育、产业扶持到带薪休假政策、童工禁令等等,解决问题的手段和思路无不透露出行为主义用麻绳一捆了之或巴普洛夫与狗的奖惩逻辑。

拿童工禁令为例,常熟童工的曝光,激起围观者的愤怒和同情,但是任何现象背后都有无法被简单捆绑的核心动机和需求,核心没有被看到,现象无论怎么被管控终究会深化和转移。没有真正了解过童工群体的人,所有的善意都是无力的,在大众眼里,他们是被压榨的青春,是一天工作二十小时没有自由没有人生的孩童,但是比起在城市里沿街乞讨,或者成为垃圾堆里一具瘦弱到无法识别的尸体,用双手用劳动供给自己和贫困家庭,学到一些手艺,对他们来说确实是有限的选择里较好的选择。

对政府来说,不该无视现象底下的核心需求,从源头上改善区域贫困问题的确是需要漫长的过程,那么在那天到来之前,是不是该给这个需求开一扇窗户:使童工合法化,在法律保护下,企业就必须给孩童正规的待遇、缴纳相应的社保金,而企业雇佣童工的最初动机是节约劳力成本,当童工享有成年工人相近待遇的时候,劳力产出不占优的孩童自然就不再是他们的第一选择。

但是类似于允许童工合法化的政策,是触犯道德底线,作为一个现代文明国家来说,与颜面和道德准则冲突的事情,又怎能轻易松动呢?况且管控总比放任要强吧。

如果要给人类各种蠢蠢的恐惧排个名次,恐惧失控绝对在我的名单里首当其冲,原本世间之物都有其自然发展规律,压根就无可控,哪里来的失控呢?想知道什么叫对失控的恐惧,观察下母亲听到允许网瘾少年上网的建议时的表情就是了,对失控的恐惧将会以各种姿态排布在她们的五官之间。

按照以上逻辑类推:网瘾少年的问题的核心并不在上瘾本身或者自控力,而是其内在核心需求受阻了。假若我们多一点耐心和共感力,并不难发现少年在虚幻世界里得到的存在感与成就体验才是他真正的核心需求,对一个自我意识处在顶峰阶段而没有太多社会认同的少年来说,那是致命的吸引。比起砸烂他的电脑,限制家里的wifi,寻找到满足核心需求的替代品才是当务之急,在那之前是不是可以依然开一扇小小的窗户?保障他每周几个小时的玩耍,否则本在我们眼皮底下还算可控的问题将转变成一件你无法监控甚至无法知晓的事情,就如政府打压管控下衍生出来的黑市一般。

之所以有些道理看起来逼真,我总结为三点:

1、那些道理常常有一个默认的隐性前提:所有人即理性人,而非人性人,这个隐性前提常常以“应该”和“不应该”的思维模式出现,这又涉及到理性与感性究竟谁在主导人类行为(在以后篇幅会具体阐述)。

2、宏观抽象的理解问题,而不下切到各个微观面。微观思维很容易从个体身上翻墙而出在更宏观的领域得到共鸣,而宏观理论则很难套用到局部,一个真正能浸润进问题核心的人是不依赖宏观的,甚至不存在宏观理论,(瞧,宏观经济学的大师们万年掐架也没有个准说的)因为宏观是由无数个微观组成,假如我们把无数个微观切面全部都观察了解了,那么我敢肯定我们比任何一个宏观大师都更了解宏观。

3、结果导向的看问题,忽视事物的发展规律。行为表象上的到达并不代表内心体验的到达,很简单,假若一个自私的小孩,不先满足自我需求,永远无法自内而外的达到无私宽大,行为上的忍让很简单就能做到,但是跳过了内在发展过程,意味着内在将会固着在那个阶段得不到发展甚至反弹。老子所说“无为”就是这个道理,感受到宇宙万物自然的脉搏,顺应天地规律,而不用个人意识超前的指挥它、改变它。

这三点我认为是升级我们认知系统必修的补丁,它们互相渗透关联的,一切社会问题发生发展溯根就源离不开对人性的了解,人性是非常微观精妙的,人性又有其发展规律而非固态静止的。